中国K12在线教育行业的产品分析-iStarto百客聚

在对月活用户超过50万的K12在线教育产品进行统计后(2016年9月份数据,详情见附录),发现可以按照功能将2C产品分为:答疑类;工具类;家教类;辅导类;题库类共五类。

1、答疑类

根据上述场景分析,针对答疑的场景,目前产品主要有三种实现方式:拍照搜题;社区问答;语音提问。

(1)拍照搜题

拍照搜题简单粗暴的解决了学生查看答案的需求,成了每个答疑类产品的标配功能,并在首页给予了入口和全局展示。

代表的产品有作业帮、小猿搜题、学霸君、阿凡提。

由于单纯的拍照搜题不可能给学生提供有效的价值(缺乏用户价值),甚至还会带来抄作业的弊端,所以在靠拍照搜题积累了原始用户之后,这类产品都尝试转型。

“作业帮”提供了题库、辅导、工具等其他功能,尝试涵盖学生答疑、做题、辅导等场景;“北京贞观雨科技公司”依靠“小猿搜题”给“猿题库”(针对学生做题场景)和“猿辅导”(针对学生需要辅导的场景)两款产品带来流量,从而实现全场景覆盖;“学霸君”则深耕学生答题场景,目前只提供了与教材同步的练习,自适应学习是它下一步要做的事情;“阿凡提”将答疑从拍照搜题扩展到社区问答的形式,并增加了老师辅导的功能,从近一年的月活数据来看,阿凡提16年过的并不如意。

拍照流程相对简单,基本包括点击入口——拍照识别——展示题目三个步骤,其中“作业帮”增加了语音搜索作为辅助搜索,“学霸君”在拍照界面增加了答疑和翻译的功能,整体来说,四个产品的拍照搜题的功能体验差别并不明显。

中国K12在线教育行业的概括

(2)问答社区

学生可以通过问题的形式将题目发布到社区,让其他同学或老师来回答该题目,目前采用这种形式的产品有“阿凡提”,这种方式可以作为拍照搜题的补充,相比较于拍照搜题,该模式可以提高学生之间的互动,增加产品粘性。同时可以付费问老师,进而将流量向辅导方向转化。

“答疑君”则通过收费的形式,让学生直接问老师,并提供了语音讲解和图文讲解两种方式。

(3)语音答疑

“阿凡提”跟答疑死磕上了,继拍照搜题和问答社区后,又推出了语音答疑功能。模式为:学生充值,选择老师进行辅导,接通老师后,将题目拍照给老师, 老师会通过共享屏幕的形式,图文并茂的给学生讲解题目,讲解完毕之后,学生可以结束辅导,“阿凡提”会根据时间计费。

2、工具类

将K12在线产品中涉及到的辅助类的功能,归纳为了工具类。例如作业帮有个百宝箱的模块,里面有语文作文、单词查询、智能计算器、单位换算等功能,这些功能作为核心功能的补充,丰富了产品的多样性,可以增加用户的粘性和使用时长。这些工具类的小功能对于产品来说只能是锦上添花,不能指望用它来积累忠实用户。

“作业帮”的定位是辅导,“学霸君”的定位是题库,这两款产品都提供了小工具用来丰富产品的功能的多样性。

3、家教类

家教类产品相当于建了一个平台,将渠道从线下搬到了线上,一端是家长,另一端是老师资源,家长可以通过家教产品找到合适的老师。代表产品有:跟谁学、老师来了、疯狂老师、轻轻家教、请他教、老师好、选师无忧等。

2015年是家教O2O最风光的一年,这一年多家公司拿到上亿融资,但是好景不长,随着2016年资本寒冬的到来,各家公司都纷纷转型或关闭。“疯狂老师”、“跟谁学”、“老师好”纷纷转型直播+名师的模式;“请他教”转型线下;“老师来了”B轮融资失败,被迫关门。即使转型之后这些企业也活的并不好,数据不能直视。

以下是2016年“疯狂老师”和“跟谁学”的月活用户的数据走势。

实事证明,也许单纯的将家教渠道在线化这个模式并不可行。而2016年大火的直播模式在目前来看,对于家教市场,依然无力回天。

4、辅导类

老师通过互联网产品对学生进行辅导的产品归为辅导类产品,这类产品包括有两类公司,一类是线下教育巨头,另一类则是互联网公司。

(1)线下教育巨头

“新东方优能中学”通过互联网技术,将选课和报名的流程放到线上,提高了选课和报名的效率,报名成功后,学生在指定时间去线下门店上课。

“学而思网校”不仅可以在线完成选课和报名的流程,还能直接通过网站和APP进行上课,在听课过程中还可以和老师互动、做老师当场布置的习题。

2007年教育部禁止学校补课以来,校外辅导更加火热,线下教育巨头也挣得盆满钵满,由于线下教育巨头多年的的品牌积累,为线上产品积累了用户和口碑。

(2)互联网公司

靠拍照搜题积累原始用户的公司转型去哪了?其中一个方向就是用直播的形式做在线辅导。

用直播的形式进行辅导,存在两种形式:

  • 一种是单个直播;
  • 另一种是系列直播;

互联网公司依靠自身的轻资产和互联网的跨地域性,理论上可以涵盖全国用户,所以就会形成规模效应,价格自然很低,大家从“作业帮”和“猿辅导”两款产品的截图中可以看出,系列课程的定价为¥99元,¥199元,单个课程只需要几块钱,这在以前是不可想象的。

而且在线直播通过技术手段,可以实现边上课边做题,老师也能及时得到反馈,随时了解学生的掌握情况,灵活的调节上课节奏。

互联网公司做辅导和线下机构做辅导,并不存在谁取代谁的问题,因为两种辅导形式各有优劣,相互竞争又互为补充。

5、题库类

商业模式的核心包括两个部分,一个是能不能为用户提供持续的价值(用户价值),二是如何盈利。站在商业模式的角度来看,上述答疑类、家教类、工具类的产品并不能持续的为学生创造价值:帮助学生减负和提高成绩。所以只能作为辅助功能,并不能成为一个K12产品的核心功能。

得出这个结论的依据是,按照2016年9月份的月活数对K12在线教育的产品进行排名。排名前20位的产品,其中有18款产品的核心功能是辅导类和题库类,另外两款是提供答案的产品,分别是“互动作业”(475万)和“初中数学作业答案集”(166万)。(产品价值和用户价值的问题~)

目前市场上题库类的代表产品有:“猿题库”、“学霸君”、“作业盒子”、“神算子”、“一起作业”、“优答”等。

1、根据用户的年级,提供系统化的题库成为每个题库类产品的标配

2、“神算子”、“优答”两款产品提供了学生知识点掌握模型(雷达图的形式),让学生和老师能够直观的了解自己的学习情况

“神算子”产品的定位就是利用大数据技术帮助学生“自适应学习”,从而有针对性并且高效的提高成绩。这种模式在国外已经有成功的案例:knowre、KNEWTON。

这种模式核心是“知识图谱”和“学生答题数据”,“学生答题数据”积累的越多,对学生“知识图谱”的描述就越准确,那么针对每个学生推送学习资料和方法就会越有针对性。让学生拜托题海战术,花最少的时间掌握最多的知识;让老师能够减轻负担,真正做到因材施教。

神算子:

“神算子”老师端还提供了以班级为对象的知识点掌握模型,让老师可以多维度的了解班级整体学习情况。

“神算子”的学生用户,能看到自己总掌握度的变化趋势,以及还能跟其他小伙伴比较总掌握度。

老师可以根据根据每个班级的整体掌握情况,制定下一步的教学计划;同时神算子根据每个学生知识掌握情况,将学生分为了三组:掌握薄弱、掌握一般、掌握较好,给每个学生提供不同的练习题目,做到千人千面。

3、将做题过程设计成挑战和游戏的场景,也许是个不错的思路

“作业盒子”的PK竞技场用游戏对战的方式,能让学生在趣味中获取知识。以辅导类和题库类为核心功能的产品将这个功能作为产品的辅助功能,也许是个不错的主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X